聯系我們 收藏本站
首頁 關于我們 團隊簡介 專業服務 黨建視窗 新聞動態 理論研討 新法動態 員工園地 法律咨詢 客戶中心
視頻播放 更多>>
 
首頁>> 律師實務
淺談有限責任公司爲股東之間股權轉讓價款擔保的效力——以一起股權轉讓糾紛案爲例

江西姚建律師事務所 鄧成洪 楊銘

【內容摘要】根據全面深化經濟體制改革的戰略部署,爲鼓勵創新創業、優化資源配置,新修訂的《公司法》將原有實繳出資登記改爲認繳出資登記,即認繳出資額、出資方式、出資期限等均可由股東通過公司章程自主約定。這一修訂使公司設立更加便捷,個體經濟發展更加迅速,隨之出現的股東之間股權轉讓等經濟交易形式越來越頻繁,加之《公司法》第16條爲公司擔保提供了法律依據,導致公司(特別是有限責任公司)爲股東之間股權轉讓價款提供擔保的現象凸顯。但在司法實踐中,針對不同的具體情況,認定此類擔保是否合法有效仍值得分析探討。爲此,筆者認爲即使從資本維持原則考慮,亦不應直接否定有限責任公司爲其股東之間股權轉讓價款擔保的效力。

【關鍵詞】股東之間  股權轉讓  公司擔保效力  資本維持

隨著新修訂的《公司法》施行以及公司設立門檻的降低,越來越多的公司得以注冊成立,而股東之間轉讓股權作爲一種普遍的經濟交易形式也越來越多的在公司(特別是有限責任公司)之中頻繁發生。爲保障股權轉讓後債權的實現以及基于對公司公示效力和資本的信賴,一部分轉讓股東已開始采取與受讓股東及公司簽訂保證合同的形式,由公司爲受讓股東應付的股權轉讓價款向轉讓股東承擔擔保責任,以降低股權轉讓後自身債權風險。然而,在有限責任公司股東之間股權轉讓價款引發的債權債務糾紛出現之時,受《公司法》第16條、第35條、第74條之規定限制,對于公司提供的擔保是否合法有效的問題仍具有分析探討理論意義,亦影響到股東之間股權轉讓的交易穩定。筆者現以一起股權轉讓糾紛案爲例,談談有限責任公司爲其股東之間股權轉讓價款擔保效力問題,供大家交流參考。

一、案例簡介

甲方A公司股東、法定代表人,持股60%,乙方A公司股東、監事,持股40%。甲方始終未讓作爲股東、監事的乙方實際參與A公司經營管理,且雙方理念不同,無法就A公司經營管理達成一致。甲方乙方于某日簽訂了股權轉讓協議,約定甲方1000萬元的價款受讓乙方持有的A公司40%股權並約定了付款期限及股權變更登記辦理等事宜。同時雙方還約定,協議簽訂之日即爲乙方股權轉讓之日,A公司對甲方應付的全部股權轉讓價款承擔連帶擔保責任並約定了保證期間。同日,A公司及甲方乙方出具了股東同意擔保的函。協議履行中,因甲方未依約按期足額支付股權轉讓價款,乙方將甲方及A公司訴至法院並請依法判決A公司對甲方應付款項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二、爭議焦點

    A公司爲其股東之間的股權轉讓價款提供連帶擔保是否合法有效,A公司是否應當對甲方應付的股權轉讓價款向乙方承擔連帶清償責任是本案審理中一個重要的爭議焦點。圍繞和針對該爭議焦點,雙方進行了辯駁。

三、雙方辯論

A公司辯稱,雖然雙方已簽訂生效的股權轉讓協議,但公司章程未修訂、股東名冊未更換股權變更登記未辦理,乙方仍是A公司法律上的登記股東擔保中,甲方是債務人、乙方是債權人、A公司是保證人,三方均存在利害關系,根據《公司法》第16條關于公司爲公司股東擔保必須經股東會決議且有利害關系的股東不得參加表決之規定,因甲方乙方之外不存在其他有表決權的股東,本案擔保適用《公司法》第16條。更重要的是,一旦甲方不履行付款義務,A公司乙方承擔連帶清償責任,導致A公司收購本公司股權乙方以股權轉讓方式由A公司返還其投資已構成變相抽逃出資,這不僅違反了《公司法》第35條、第74條關于有限責任公司股東抽逃出資、公司收購本公司股權的禁止性規定,還違反了資本維持原則和侵犯了A公司財産權,可造成資本不當減少最終犧牲和損害了A公司所有債權人基于公示登記而對資本的信賴利益以及社會整體的交易安全擔保無效。

乙方認爲,股權轉讓發生在A公司僅有兩名股東甲方乙方之間,A公司及甲方本案擔保出具了股東同意擔保的函,這是A公司意思自治的體現,不違反法律強制性規定,符合《公司法》第16條關于公司爲公司股東擔保的規定。三方還約定協議簽訂之日即爲乙方股權轉讓之日並約定了股權變更登記辦理事宜。因此股權轉讓後,乙方並不會繼續保留股東身份及權利,A公司即成爲甲方持有100%股權的一人公司,既不存在違反《公司法》第35條、第74條關于有限責任公司股東抽逃出資、公司收購本公司股權的禁止性規定,也不存在損害其他股東的利益。況且,即便是A公司承擔了連帶擔保責任,仍有權依法向甲方追償,同時A公司亦可視情追究甲方未依約支付股權轉讓價款而造成A公司受損的股東責任,並不會必然導致資本的減少,亦不當然損害屬于市場風險而無法預期的所有不特定債權人的權益,擔保有效。

四、分析探討

本案爭議焦點爲便于分析探討,筆者通過《無訟案例》進行檢索,並節選2012年至2017年期間8份涉及有限責任公司爲其股東之間股權轉讓價款提供擔保的股權轉讓糾紛類似相關裁判文書進行統計,見下表所示:

裁判文書總數

認定擔保有效

認定擔保無效

8

5(62.5%)

3(37.5%)

源自《無訟案例》統計

筆者查閱以上裁判文書後發現:有同一案例,一審法院認定擔保有效,二審法院認定擔保無效[如(2012)民二終字第39號];有同一案例,一審、二審法院認定擔保有效,再審法院又認定擔保無效[如(2017)晉民終79號與(2017)最高法民申3671號];又有同一案例,一審法院認定擔保無效,二審、再審法院又認定擔保有效[如(2015)閩民終字第1292號與(2016)最高法民申2970號];更有同一法院,一案例認定擔保有效,另一案例又認定擔保無效[(2016)最高法民申2970號與(2017)最高法民申3671號]由此可見,在司法審判實踐中,針對此類擔保效力問題因具體情況的不同而會出現不同的裁判認定。筆者認爲就此類擔保應當根據具體情況具體分析,不應當直接以公司違法回購本公司股權,轉讓股東實質已構成變相抽回出資,違反資本維持原則造成資本不當減少就否定此類擔保的效力就本文案例而言,筆者認同乙方的辯論意見A公司的此類擔保應當認定合法有效,分析其中的理由如下:

(一)此類擔保與公司收購本公司股權不同

根據《公司法》第74條之規定,有限責任公司收購本公司股權已有嚴格的條件限制,其目的在于保障對股東會某種特定決議有異議的股東的合法權益。而達成此類股權收購協議的主體爲公司與股東,即公司應實際支付自有價款給股東以獲得本就是公司的股權,並由公司與股東辦理減資變更登記,該行爲最終造成公司資本的減少。但是,有限責任公司爲其股東之間股權轉讓價款的擔保與上述公司收購本公司股權的目的、主體、結果等完全不同:1、公司對受讓股東應付的股權轉讓價款提供擔保,其目的在于保障轉讓股東債權的實現;2、達成股權轉讓協議的主體爲轉讓股東與受讓股東,即公司並不必然實際支付自有價款給轉讓股東,公司股權是由受讓股東獲得;3、公司僅與轉讓股東達成擔保協議,即使公司支付了相應價款,也有權依法向受讓股東追償並追究其造成公司損失的股東責任。因此,雖然基于擔保責任,公司的資可能相應減少。但是基于追償權,公司資中又增加了對受讓股東應收的對應款項,並不影響公司存續期間的資本維持原則。

(二)此類擔保與股東抽逃出資行爲不同

根據《公司法》第35條及其相關司法解釋可知,抽逃出資是指在公司成立之後,股東爲了逃避法律責任、實現非法目的,違反資本維持原則,未經法定程序通過虛增利潤分配、虛構債權債務、利用關聯交易等非法方式從公司暗中抽回所繳出資,卻仍然繼續保留股東身份和原有股權,導致公司資本減損且損害公司權益的行爲。但是有限責任公司爲其股東之間股權轉讓價款的擔保與股東抽逃出資行爲的目的、形式、結果等完全不同:1、該擔保系公司自願行爲,並不存在轉讓股東的非法目的;2、該擔保並沒有采取任何虛增利潤分配、虛構債權債務、利用關聯交易等非法方式,股東之間的股權轉讓真實、合法、有效;3、轉讓股東並不存在暗中抽回出資的故意;4、股權轉讓後,所對應的股東身份即歸于消滅,其股權歸受讓股東所持有;5、公司承擔擔保責任後依法享有了對受讓股東的債權,並不損害公司權益。

(三)《公司法》第16條並未禁止此類擔保

    根據《公司法》第16條之規定,該條款已明確在經法定程序後,公司可以爲其股東提供擔保。而且,該條款並未明確禁止公司爲其股東之間股權轉讓價款提供擔保。在私法領域,根據“法無禁止即可爲”的原則,在經法定程序後,應當允許公司爲其股東之間真實、合法、有效的股權轉讓提供擔保,而不應限制公司爲其股東提供擔保的債務範圍。況且,公司是否因此承擔了擔保責任以及是否能實現對該債務的追償權均取決于受讓股東本人,與債權人是否爲轉讓股東沒有任何直接的關系。因此,從這一點上來講,如此類擔保有效,則與法律規定所允許的公司爲其股東的一般對外擔保無異。

(四)此類擔保並不一定損害其他股東權益

即使《公司法》第16條已明確規定了股東會對公司爲其股東提供擔保的決策權和利害關系股東表決回避的程序,但其立法本意亦旨在防止大股東利用自身控股優勢,操縱股東會通過公司爲其債務提供擔保的決議,從而損害到其他股東的利益。而較股份有限公司而言,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身份及信息可基于對公示登記效力的信賴而查詢獲得,其股東身份具有確定性和特定性。因此,有限責任公司只要依法定程序召開股東會議,由除利害關系股東之外的其他股東對此類擔保行使表決權並形成同意公司擔保的合法有效決議,則無論最終公司的追償權以及對受讓股東的債權是否能實現,都不會損害到其他股東的權益。況且,就本文案例而言,A公司股東僅爲甲方乙方,更不會損害其他股東權益。只要A公司章程未禁止對外擔保,在股權轉讓並已出具股東同意擔保的函後,A公司及其唯一股東甲方均以真實意思表示書面同意公司爲股權轉讓價款提供擔保的,那麽A公司的擔保能力就已具備,這完全符合公司的意思自治。

(五)此類擔保不損害不特定債權人的權益

首先,有限責任公司股東之間發生股權轉讓的交易或是因股東矛盾造成公司僵局,或是因公司治理結構混雜,或是因股東人員更叠等。因此公司提供此類擔保,有利于促使股東之間盡快完成股權轉讓交易,以便破解公司僵局、厘清治理結構、引入更換股東等,從而使公司更好的經營發展。其次,只有當公司資不抵債時,債權人的權益才會確定受損,這本身屬于市場風險,不具有可預見性。因公司提供了此類擔保,就認定此時此刻損害了公司所有不特定債權人的權益,明顯不當。再次,在非破産程序的任何時期,公司向任何債權人(包括轉讓股東)清償債務(包括擔保債務)屬于公司對自身權利的處分,不能以此就認定妨礙了其他不特定債權人的交易安全。最後,如認定擔保有效,在公司怠于行使對受讓股東的追償權時,公司的其他債權人還可以根據《合同法》第73條之規定代位行使對受讓股東的債權。因此,此類擔保不僅不會損害到公司權益,反而有利于公司的長遠規劃及發展,更有利于保障公司債權人的權益。

綜上,有限責任公司爲其股東之間的股權轉讓價款提供擔保與公司收購本公司股權、股東抽逃出資完全不同不違反法律強制性規定且在完全體現公司意思自治的情況下,該擔保並不會損害其他股東及公司所有不特定債權人的權益,應認定合法有效。

五、結束語

筆者認爲,擔保的功能在于保障債權實現、刺激交易完成和減少交易成本。在有限責任公司股東之間股權轉讓的經濟交易形式中,由公司爲受讓股東應付的轉讓價款提供擔保可以促使轉讓股東與受讓股東之間盡快完成股權轉讓事宜,提高交易效率及交易安全,從而建立和維護良好的股權轉讓經濟社會秩序。鑒于此,如不加分析審查就直接以違反“資本維持”爲由認定“公司收購本公司股權”、轉讓股東“抽逃出資”,將可能影響到股東之間股權的自由流轉,不利于促進市場交易。因此在司法實踐中,應正確理解《公司法》第16條、第35條、第74條的立法本意及相關司法解釋的適用原則,即使從資本維持原則考慮,亦應當審慎對待而不應直接否定有限責任公司爲其股東之間股權轉讓價款擔保的效力,以免影響到股東之間股權轉讓的交易穩定。

參考文獻

①劉江偉:《股東之間股權轉讓公司擔保效力研究》,《鄭州航空工業管理學院學報》,2016年12月。

②趙徐:《有限公司爲股東之間股權轉讓提供擔保的效力分析》,《江蘇蘭創律師事務所博客》,2017年5月。

③赫少華:《最高法院:公司對其股東之間股權轉讓提供擔保的效力認定》,《搜狐網》,2017年11月。

④陳詣文:《公司爲股東間股權轉讓提供擔保的效力研究》,《360doc個人圖書館》,2016年6月。

鄧成洪、楊銘,江西姚建律師事務所  聯系手機:18907903818、18879002626

客戶信息 | 意見和建議

中華全國律師協會

我幫你青春工作室

新余人民政府網

江西省人民政府網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

北大法寶法規查詢

中華人民共和國司

省律協破産與清算

江西省律師協會

專項行動成果展
  江西姚建律師事務所 新余市科環東路819號 法律咨詢熱線:0790-6459181
電話:0790-6459181 郵編:338000 傳真:0790-6459191
您是第位貴賓 贛ICP備15002196號-2 贛公網安備 36050202000039號 網站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