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 收藏本站
首頁 關于我們 團隊簡介 專業服務 黨建視窗 新聞動態 理論研討 新法動態 員工園地 法律咨詢 客戶中心
視頻播放 更多>>
 
首頁>> 律師實務
淺談侵權之訴與違約之訴的區別與選擇——以一起道路交通事故案爲例

江西姚建律師事務所 鄧成洪 楊銘

【內容摘要】當事人一方實施的一種民事行爲當侵害到另一方的人身或財産等合法權益時,既可能構成侵權行爲,又可能構成違約行爲。由此導致當事人既可能承擔侵權責任,又可能承擔違約責任,這就是民事法律中最常見的相互沖突的兩種責任競合。此時,盡管責任的承擔主體相同,而且同一主體僅僅實施了一種民事行爲,但卻符合了兩種責任構成要件。而根據《合同法》第122條有關規定,受損害方只有權選擇要求當事人一方承擔侵權責任或違約責任其中一種請求權。因此,在司法實踐中,這就需要我們把握侵權之訴與違約之訴的本質區別,在理清一起案件中同一民事行爲所産生的不同法律關系前提下,依據不同法律規範謹慎選擇不同的訴訟方式,從而最大限度維護受損害方的合法權益。

【關鍵詞】侵權責任  違約責任  訴訟選擇

由于社會關系的抽象性和複雜性,導致了不同的社會關系需要不同法律規範從不同的角度予以調整。但是,在日常活動中,不同法律規範在調整不同社會關系時也可能會産生重合,出現同一主體僅僅實施了一種行爲,卻可能同時涉及不同法律關系,觸犯不同的法律規範,將面臨承擔兩種相互沖突的不同責任,從而引起責任競合。侵權與違約的競合,就是民事法律中最常見的責任競合。在侵權與違約競合的情況下,兩種責任相互交錯,根據《合同法》第122條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工作座談會紀要等相關規定,當事人基于同一主體實施的一種民事行爲,只能選擇提起侵權之訴或違約之訴,而不能分別以不同的訴因提起兩個訴訟。因侵權之訴與違約之訴適用的法律依據和歸責原則完全不同,對兩種訴訟方式的不同選擇,會産生完全不同的法律後果,將直接影響到雙方當事人的權利義務評判。基于以上因素,筆者現以一起典型的道路交通事故案爲例,從最大限度維護受損害方的合法權益角度出發,談談對侵權之訴與違約之訴區別與選擇的認識,供大家交流參考。

一、案例簡介

2016年9月21日21時許,駕駛人劉某駕駛一輛小型轎車由南往北行駛至撫吉高速公路江西省樂安縣境內時,車輛撞上快車道內突然竄入的由沿線附近村莊胡某飼養的一頭耕牛後又撞上中央隔離帶護欄,導致車輛起火燃燒並造成劉某當場死亡的道路交通事故。

事故發生後,交警部門認定:駕駛人劉某未按照操作規範安全駕駛,遇緊急情況采取措施不當且夜間行駛未保持安全車速,是造成此次事故的主要原因,負事故主要責任;高速公路經營管理公司(下稱:高速公司)未及時發現破損的封閉隔離防護網並予以修複,導致附近村莊耕牛竄入路面,未盡到道路配套設施建設符合交通安全暢通要求的義務,是造成此次事故的次要原因,負事故次要責任。事故認定後,因雙方無法就劉某的死亡損害賠償達成一致,劉某近親屬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將高速公司起訴至法院,主張該公司承擔劉某死亡的侵權賠償責任。

    二、爭議焦點

在此次事故中,高速公司是否應承擔劉某死亡的賠償責任,承擔的損失比例是多少系本案一個極其重要的爭議焦點。圍繞和針對該爭議焦點,雙方進行了辯駁,並出現了三種截然不同的觀點以及由此引起的訴訟方式的調整請求權的變更。

三、三種觀點

第一種觀點認爲,高速公路屬于高度危險的公共場所,高速公司作爲公路管理人,依據《侵權責任法》第37條第1款之規定負有高度的安全保障義務。盡管交警部門僅僅認定高速公司負事故次要責任,但該公司一方面,未及時發現破損的封閉隔離防護網並予以修複,導致耕牛竄入路面;另一方面,在耕牛竄入路面後又未及時發現並有效排除妨礙車輛安全通行的耕牛,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且具有重大過失,是導致事故的直接原因。因此,高速公司應承擔劉某死亡的全部侵權責任。

第二種觀點認爲,本案存在動物飼養人、管理人侵權,附近村莊胡某作爲耕牛飼養人,違反有關規定未對耕牛采取安全措施妥善管理而將其放上高速公路引發事故,依據《侵權責任法》第79條之規定,胡某應承擔劉某死亡的侵權賠償責任。而高速公司已建立並實施嚴格的路面巡查制度,履行了應盡的安全保障義務,耕牛竄入路面屬于《侵權責任法》第29條規定的該公司不可控的不可抗力因素。況且,交警部門已認定劉某未能合理避讓竄入路面的耕牛是事故的主要原因。因此,高速公司不應承擔任何侵權責任。

第三種觀點認爲,劉某近親屬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起訴高速公司,只能適用《侵權責任法》等相關法律規定。雖然交警部門未認定胡某的責任,但事故確爲胡某管理不善導致耕牛竄入高速公路而引發。因本案存在動物飼養人胡某的第三人侵權,依據《侵權責任法》第37條第2款之規定,盡管高速公司作爲公共場所管理人確實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也只應承擔相應的補充責任。而補充責任的承擔前提是胡某先承擔責任,在胡某不足以賠償時才由高速公司對不足部分承擔補充責任。因此,如不追加胡某爲本案被告並追究侵權責任,則高速公司承擔補充責任的前提就無法成就。考慮到以上因素及胡某的賠償能力,劉某近親屬代理律師依據《合同法》第122條之規定選擇調整訴訟方式及變更請求權,要求高速公司對劉某的死亡承擔未履行保持路面暢通義務的違約賠償責任本案案由隨之從機動車交通事故侵權責任糾紛變更爲服務合同糾紛。

四、分析探討

筆者認同以上第三種觀點以及由此引起的將侵權之訴變更爲合同之訴的實踐做法。本案中,一方面,高速公司作爲高度危險的公共場所管理人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導致耕牛竄入路面造成事故,該公司應對動物飼養人胡某侵權賠償後不足的部分依法向受損害方承擔補充責任;另一方面,高速公司允許並接受劉某駕駛車輛駛入其管理的高速公路,其目的是收取劉某繳納的通行費,雙方已經形成有償使用高速公路的服務合同關系。期間,劉某接受服務負有依約繳納通行費和謹慎駕駛的義務,高速公司提供服務負有依約保持路面暢通以保障車輛安全通行的義務,雙方均應履行自己的合同義務。因此,高速公司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既構成侵權,也構成違約,屬于典型的侵權與違約責任競合。由此可見,在當事人一方基于一種民事行爲出現侵權與違約競合的情況下,受損害方如何把握侵權之訴與違約之訴的本質區別與利弊選擇更有利于維護自身合法權益的請求權仍值得分析探討。筆者認爲,侵權與違約的本質區別主要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一)侵權與違約的適用法律不同

侵權之訴一般適用《侵權責任法》及相關法律規定,違約之訴一般適用《合同法》及相關法律規定。《侵權責任法》側重于對受損害方受到不法侵害時的事後救濟,設立的是不得侵害他人人身或財産權益的法定義務,對當事人一方的約束主要體現爲承擔強制性的侵權法律責任。而《合同法》側重于尊重當事人雙方事前意思自治所形成的合意,設立的是不得違反當事人雙方之間合同的約定義務,對當事人一方的約束主要體現爲承擔違反雙方契約的違約法律責任。  

(二)侵權與違約的構成要件不同

當事人一方構成一般侵權必須滿足侵權行爲、損害結果、行爲與結果之間的因果關系、當事人過錯等四個構成要件,即使是監護人、用人單位、接受勞務一方責任、産品缺陷、環境汙染、高度危險、動物飼養人或管理人、建築物倒塌、醫療産品致損以及傾倒、堆放、遺撒妨礙通行物等適用無過錯責任原則的特殊侵權一般亦應滿足侵權行爲、損害結果、行爲與結果之間的因果關系等三個構成要件。而違約則只需要滿足當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義務或者履行合同義務不符合事前約定的構成要件即可。

(三)侵權與違約的歸責原則不同

侵權行爲一般適用過錯責任(包括過錯推定)原則,即當事人存在主觀過錯才承擔侵權責任。但在本文上述所列適用無過錯責任原則的特殊侵權中,即使當事人沒有主觀過錯,只有不存在受損害方故意、第三人侵權造成、不可抗力、正當防衛、緊急避險等法定免責事由,當事人也仍應承擔侵權責任。而違約行爲則適用嚴格責任原則,即不論當事人是否存在主觀過錯,只要其不履行合同約定義務或履行義務不符合合同約定且不存在不可抗力、另一方原因、免責條款等法定或者約定免責事由的,就應承擔違約責任。因此,在嚴格責任及合同相對性原則下,即使是合同以外的第三人原因導致當事人出現違約行爲的,當事人的違約責任亦不能免除。

(四)侵權與違約的舉證責任不同

侵權之訴一般由受損害方對侵權行爲、損害結果、行爲與結果之間的因果關系、當事人過錯等構成要件承擔舉證責任,只有無民事行爲能力人在教育機構受損、動物園動物致損、高空墜物致損、堆放物品致損、樹木折斷致損、地下施工致損等適用過錯推定的侵權或者專利侵權、高度危險、環境汙染、共同危險等特殊侵權才屬于舉證責任倒置,應由侵權當事人對自己沒有過錯或者法定的免責事由等承擔舉證責任。而違約之訴一般由受損害方僅僅對違約當事人是否存在違約行爲承擔舉證責任即可

(五)侵權與違約的法律後果不同

承擔侵權責任包括財産、人身損害賠償及精神損害賠償,賠償的數額一般應受損害方實際遭受到的損害爲限。而承擔違約責任包括支付違約金、繼續履行、采取補救措施、賠償損失等多種法律後果且當事人雙方可以事先約定違約責任的承擔方式及後果,但不能包括精神損害賠償。即使另一方當事人沒有發生損害事實,違約當事人亦仍需承擔違約責任。而且,根據《合同法》第113條之規定,違約損失賠償應遵從可預見性原則,即不得超過當事人可預見的因違約可能造成的損失數額。

綜上,筆者認爲,侵權之訴注重保障法定義務的履行,其構成要件相對複雜,受損害方舉證責任較重,但侵權當事人承擔的賠償數額較高;違約之訴注重保障約定義務的履行,其構成要件相對簡單,受損害方舉證責任較輕,但違約當事人承擔的賠償數額較低。而就本文案例而言,如選擇提起侵權之訴,在適用《侵權責任法》及相關法律規定的情況下,因存在動物飼養人胡某的第三人侵權,考慮到胡某賠償能力相當有限而只起訴高速公司,高速公司作爲公共場所管理人即使未盡安全保障義務依法也僅僅承擔補充責任,其享有胡某先行承擔侵權責任的抗辯權,此時可能造成受損害方無法獲取依法應得的賠償。如選擇提起違約之訴,在適用《合同法》及相關法律規定的情況下,高速公司既未實現公路全封閉的基本安全要求,又未能保持路面暢通,已經構成違約並造成了事故發生的損害後果,不管是否存在第三人侵權,亦不管是否是服務合同以外的第三人原因導致高速公司違約,根據嚴格責任及合同相對性原則,只要高速公司存在違約行爲,就應承擔賠償受損害方損失的違約責任,盡管劉某近親屬無法因此再主張精神損害賠償,但此時才能最大限度地保證受損害方獲得賠償。最終,法院按照合同權利義務相一致的原則,認定高速公司已經構成違約並應依照《合同法》相關規定承擔70%的損失賠償違約責任,而劉某未謹慎駕駛車輛,亦構成違約並應自行承擔30%的相應責任。

五、結束語

總之,在司法實踐中,當出現侵權與違約兩種民事法律責任競合時,作爲受損害一方的代理律師,應在理清兩種法律關系的前提下,認真分析把握侵權之訴與違約之訴的本質區別,權衡利弊並謹慎選擇訴訟方式和請求權,從而達到最大限度追究違法當事人責任、維護受損害方權益的目的,使當事人充分感受到司法公正。

參考文獻

① 鄭淑梅:《淺析當違約責任與侵權責任競合時如何處理》,《中國法院網》,2014年2月。

② 林鴻傳:《淺析違約責任與侵權責任競合》,《華律網》,2013年7月。

③ 謝冰:《淺談違約責任與侵權責任的競合情形及處理原則》,《黑龍江省拜泉縣法院網》,2014年11月。

鄧成洪、楊銘,江西姚建律師事務所  聯系手機:18907903818、18879002626

客戶信息 | 意見和建議

中華全國律師協會

我幫你青春工作室

新余人民政府網

江西省人民政府網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

北大法寶法規查詢

中華人民共和國司

省律協破産與清算

江西省律師協會

專項行動成果展
  江西姚建律師事務所 新余市科環東路819號 法律咨詢熱線:0790-6459181
電話:0790-6459181 郵編:338000 傳真:0790-6459191
您是第位貴賓 贛ICP備15002196號-2 贛公網安備 36050202000039號 網站管理